一女n男h 绵羊书吧男人就要硬

回到与世隔绝的元水原果园,伍刚躺在后院的沙滩椅上,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想着那几个男人,想着对自己有某些重要性的柠檬草,想着夏小桃那双承载着无数苦意的失焦双眸……

他轻轻闭上眼,想像看不见的人生是怎样的黑暗世界。

她不是生来就眼盲,似乎跟他有关系,一个原本生活多彩多姿的青春女孩霎时之间跌入无尽的黑暗深渊,该怎么接受这个绝望的结果?

难怪她会恨他,如果他是造成她看不见彩色世界的凶手……伍刚的心微微抽痛。

绵羊书吧男人就要硬
绵羊书吧男人就要硬(图文无关)

他刚刚看完了夏小桃丢出来的录影带,虽然是经典恐怖片,但他的思绪完全抽离了剧情画面,感知里尽是心痛和甜蜜的交缠。

是不是看着那两部电影的时候,他正做着什么特别的事?两卷录影带还加入了他和谁的故事吗?

跟夏小桃有关吗?

“听说你今天真的去夏之家花坊讨那个叫做‘爱’的植物,在哪里?”等待、煎熬了一天,元香兰去大学听课都没心情,整天想着,不知道他拿到了没?但是她假装好奇的问问,籍以掩饰忐忑不安的情绪。“看你的表情,应该是空手而回,本来就没那种植物。”


男生摸着一个女孩下边

“应该是有的,只是她不给我。”伍刚淡淡的说。

“给不出来当然就不给。”

“我觉得她那里什么都有。”

元香兰听了,一阵酸气直冒脑门。花坊老板娘什么都有,她有的也不少啊!难道一个小小的花店老板娘拥有的东西会比她这个果园地主的女儿多吗?

她有好多土地可以继承,这片山都是他们元家的。

“既然你觉得很满意,下星期我生日,不如请她来我们这里布置露天的生日派对吧!我会邀请很多人。”

“她看不见。”伍刚微微皱眉。像是不悦。

“她看不见?”元香兰很是惊诧,思绪混乱。她的生活安逸平和,没看过手脚不便的人,何况是盲人?可是古晶宜小姐说,太皇饭店才刚跟夏之家花坊签约,由他们负责会场布置,负责人还是老板娘。”

伍刚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难道那个叫夏小桃的女孩就算眼盲了,还是能凭着对花花草草和美感的天分,在黑暗里把室内空间变得立体而去设计会场吗?

“也让我做做好事嘛!”元香兰有一种健康又美丽的优越感。

既然对方是瞎子,就没什么好在怎的了。她放下心来。

1 2 3 4 5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