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王爷我要啊快点用力啊啊啊啊 被干口述

一大早,眼睛还没睁开,左手摸索到床头闹钟的方位,在它发出扰人的声响之前按下,按键下,摸索到疑似纸张的物品,她撑开眼皮,撕下贴在闹钟上的字条。她看了两眼,撕掉,丢垃圾桶。

下床走进浴室,又是一张纸条,她一眼扫过,照例撕了喂垃圾桶。

下楼来,与空无一人的客厅对话,打开玄关的鞋柜,揉掉放在鞋内的第三张纸条,走出家门。

前一户人家买完早餐回来,正要开启大门,看见她,整个人弹开一大步,还将手中的麦当劳纸袋往身后藏。

让女孩看了就湿的文字
让女孩看了就湿的文字(图文无关)

她蹙起细细的眉。这人好没礼貌,她看起来像病毒带原者吗?还是怕她会抢他的早餐吃?疑惑归疑惑,身为有教养的淑女,她仍然不计前嫌地以微笑打招呼。「你是新搬来的吗?以前没看过你。」

对方草草点了下头,她还听到很无力的叹气声。

「你住隔壁?」她记得她家隔壁住的是——

是谁?思绪忽然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

苦恼地蹙眉、再蹙眉,苦思未果,她甩甩头,算了,不重要。

她重新露出敦亲睦邻的浅笑。「我住56号,就在你隔壁,有问题的话可以来找我,我叫!」


让人身临其境的小说

「我知道你是谁,你不用说那么多次。」对方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我要去买早餐了。」

「不是已经买了吗?」她指指他藏在后头的左手。还有,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她哪时说过很多次了?

「咦?真的还在耶!」他的麦当劳香鱼堡!太神奇了!他如获至宝地捧着纸袋,几乎要喜极而泣。

这个人好怪……她喃喃低语,耸耸肩,转身往巷子口走。她刚好也想吃麦当劳。

「居然说我怪?到底是谁比较怪啊?」这世上岂有天理!简直是做贼的在喊抓贼嘛……

悠闲地吃完一份早餐,报纸翻到一半,手机简讯音响起。她点开看了看,照惯例不理会。第二次响起时,她抬起头,望向窗外的人行道。

擦得光洁明亮的玻璃窗外,空无一人。

但是她站起来了,收好报纸,走向人行道,一个人对着行道树自言自语,进行场无人懂得的谈话。

附近居民晓得她是44巷的住户,对于他们诡异且不合常理的言行,也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地由她身边走过。接着,她来到图书馆。在这当中,简讯曾响过两次,她发了很久的呆,拇指停在拨话键上,可最后依然没有按下去。

1 2 3 4 5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