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我的花核上摩擦双性 出差回来2晚2次

正松口气,讲完电话的花劲良又回来了。初瑟不由得在心里大喊,哎唷~今天是什么日子啦!

“副总,出租车在外头等了。”放下电话,初瑟用力地撑起几乎醉瘫在吧台边的花劲良,歪歪斜斜地将他搀到店外,等着电梯要上一楼。

姊姊顶下的夜店位在复合式大楼的地下二楼,大楼进出的份子很混杂,每回到店里时,她总是会非常小心,若非需要,绝不在店外逗留太久,免得三年前的可怕事件重演。

想起三年前,险些在电梯旁的长廊死角被人非礼,教她心里不禁微微颤了下。

他在我的花核上摩擦双性
他在我的花核上摩擦双性(图文无关)

可是,为了要把花劲良送走,她也只好认了,谁叫他是她的上司?于情于理,她有义务送他一程,只是……电梯怎么还不下来?

初瑟恶狠狠地瞪着卡在十一楼的电梯,超想飙出脏话的,再加上花劲良身上的浓重酒臭味,几乎令她快要抓狂。

她牙齿咬得好酸,这时猛地发现身旁的花劲良突然略站直身子,肩上的重量尽释,让她趁机略略甩动一下右肩。

“副总,你清醒一点了吗?我帮你叫了车子,就在大楼外面等着,你搭车回去吧。”然后容她赶快告退吧。


校花前后两个洞被撑开

花劲良侧过身,清俊的瞳眸掺着醺意直瞅着她,“初瑟,妳很美。”

她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干笑两声,连退几步。“还好啦。”是美,但还没有能美到迷人心智——这是那个恶邻机车男曾说过的话。

“初瑟,我……”他脚步踉跄,摇摇晃晃的朝她逼近。

“副总、副总!”她边唤着,边往后退,眼看他一步步将她逼到长廊死角,她脸上的笑意再也挂不住了。

别闹了,脑袋可不可以清楚一点

怎么男人都这样,很会借酒装疯顺便酒后乱性!

她发誓,以后不管是谁在店里喝瘫,她绝对会关门让他在里头睡个痛快,也不要鸡婆送人了!

“初瑟,妳愿不愿意……”花劲良趁她一个不注意险些跌跤的当头,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双手圈得死紧。

“不愿意!”初瑟偏着脸,憋着呼吸,不愿闻他身上教人难受的气味。

“为什么?”

“我不喜欢你!”事到如今,把话说清楚也好,省得他老是对她太好,教她无福消受又内疚。

“为什么?”花劲良的脸懊恼地拧出些许狰狞,气息硬是逼近她。

“没为什么。”对他没感觉也有错吗?

1 2 3 4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