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揉捏低吟 发微信信息给女孩子好久不回

她好像刚刚出生的小婴儿,一直在简单几件事情中间循环,醒来,被喂食,睡着,又醒来。

说来真巧,总裁办公室也在二十八楼,还占据了顶楼一整层。

二十八楼除了总裁的办公室以及私人会议室之外,就是大办公室,里面有专任的秘书、特助等等。而姚心蕾的办公桌,就在大办公室里。

她的桌上摆满了花和卡片,还有绒毛娃娃,甚至还有中药。姚心蕾光是整理这些同事们的爱心、和众多来打招呼、慰问的同事们寒喧,就花了半小时以上。

gl揉捏低吟
gl揉捏低吟(图文无关)

不过,她很快又发现,在爱心的表面下,是堆积如山的工作!

一大堆待翻译的文件,信件草稿,加上各种外电,甚至是要开跨国会议时的资料……统统都需要她及时处理。

才刚好一些的头痛,又隐隐有卷土重来的态势。姚心蕾打起精神,先按照急缓顺序分类好,再开始埋头工作。

翻译、润稿对她来说,就像骑脚踏车一样,简直已经变成一种本能,忘也忘不掉。最厉害的是,桌上的文件有英文、日文还有西班牙文,她都能应付自如。


女人看来会湿的短文

「我也满厉害的嘛。」她仔细看完一份厚达五十多页的西班牙文合约之后,忍不住自言自语。

「妳真的很厉害。来,喝茶。」旁边一个充满阳光的男性嗓音响起,然后,一杯热腾腾的,散发人参香味的茶,就递到她面前。

「咦?」姚心蕾接过,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诧异。「你……」

「我是谁?妳不记得了?」来人是位跟岑立瑭年纪差不多的瘦高男子,长相很斯文,戴着细银边眼镜,笑容可掬,非常亲切的样子。他笑咪咪的看着姚心蕾,「让我来告诉妳吧。我姓朱名德正,家住北京城,二十岁,还没有娶过亲……」

姚心蕾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上班时间可以唱黄梅调吗?邵特助,我当然记得你,我讶异的是,你居然倒茶给我喝。」

邵君平笑得更灿烂了。「真荣幸,据说总裁的名字,妳还想了三天才想起来。我区区一个小特助,居然被妳记得这么清楚,真是太不敢当了!」

「怎么可能忘记呢?」姚心蕾也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回应。这两人完全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最佳写照。她甜蜜地故意说下去:「我记得很清楚哟,总裁和特助,通常都有很亲密的关系,两位也不例外,对不对?」

「恶人!恶人先告状!」邵君平大吃一惊,退后几步,用手按着心口,「妳的头撞坏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1 2 3 4 5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