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看到了下面会流水的文字 硕大紧致紫黑

他说,大哥偷了他的明信片,这点,因之前争论过,所以她很容易便能理解;可,他还说,贝大哥偷了他的巧克力……

那天的彩排新娘缺席,不过婚礼还是照常举行了,让替贝子青担心领不到酬劳的娃娃大大松了口气。

「就算婚礼开天窗,他们照样得付钱啊!因为案子成立之初,双方都有签下合约,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贝子青站在会场中央,指挥众弟子收拾东西。

「那你做过收不到钱的案子吗?」娃娃抱着小狗跟在他身后。

「未曾有过,我的运气算还满好的。」

用你的专业说一句情话会计
男朋友要和我用不同姿势(图文无关)

「嗯,我也觉得你的运气超好!」娃娃表情带酸。

「怎么说?」他挑眉问。

「早早就找到自己的兴趣,身边有人支持又提供援助和有帮助的人脉跟机会,当然,你对工作的热忱和努力也是最重要的因素啦!」后面几句的语气凉凉的。

贝子青脸上闪过不以为然。「妳是指小舅?你把他当成我的贵人?」

「当然!他的出现是你成功的最大关键吧?」用力点头。

「他啊!前几个月还可以啦~~我很少看到他,对我而言,他只是提供我免费住宿的亲人。」


好色女市长

「哦——听起来好心酸喔!一定有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对不对?赶快讲!赶快讲!」一人一狗汪汪催促。

「我不要!」他可是很有个性的。

「讲嘛!」ㄋㄞ他。

「没看到我们正在忙吗?」不耐地挥手。

「那……」人家好想听说。

贝子青斜眼偷觑小人儿痛苦的表情,心里偷偷笑着。只不过是些陈年往事,她有必要表现得像个要不到糖果的可怜虫吗?

「今晚再说。」

「真的?」娃娃整张脸又恢复光彩。

「吃饭的时候再说。」

「好!」想想又不对。「可是,今晚你不是要开庆功宴吗?」

「让他们自己去玩就好,我们当然是另外找地方玩我们的!」他贼笑。

「啊!你……你干嘛笑得那么贼?」好死相!

人家她都懂得要含蓄,在心里偷偷尖叫就好了。

当晚,贝子青请她吃的还是牛排,只是这次只准她喝一杯红酒,因为他真的不想再扛着她走长长的路回家了。

「我们没去找小黄他们没关系吗?」虽然已经很晚了,可是他们那种爱闹的年轻人没过十二点是不会甘心回家的。

「我们的节目还没结束,怎么可以中途离开,去加入别人的烂聚会?」贝子青推开大门,领着娃娃进到院子内。

1 2 3 4 5 6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