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好爽 总裁按着腰

段霆威连着三天都没打电话给钟昕,除了真是有点赌气成分外,忙碌也是最大因素。

郝钟昕站在段霆威的病床旁,看着他脑袋包纱布,脖子戴护颈,左膝被固定,心疼得不知该做何反应。

躺在床上的他,看起来好虚弱……

她怔怔地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伸手想触碰他,又怕吵醒他。

大概是感应到周遭流动的氛围有了变化,段霆威幽幽转醒,那惦念的容颜映入眼帘,教他的意识迅速清明了起来。

「妳来了……」他缓缓掀唇。

一段让人容易湿的文章
扶着坐下汁水四溅(图文无关)

「你……」出乎她自己意料的,她竟然才开口说第一个字就哽咽。「你把我吓坏了!」

「没事,别担心。」他扬起浅浅的笑安抚她。

「你这样子还没事?!」大概是一整天心情紧绷,现在见到他却霍然松懈,她的眼泪像下雨一样落个不停。

他伸手摸索她的柔荑,然后牢牢握住。

「好吧,我承认,头还很晕,膝盖也很痛。」他苦笑地说。

听见这样,她眼泪掉得更凶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的眼睛都在看哪儿?居然会从舞台上摔下来?」她声泪俱下的迭声问道。


一抱女朋友睡觉就硬

「就是不小心啊!」他无辜地撇嘴,见她哭得像个泪人儿,眼底漾满心疼怜惜。「我说没事妳也哭,承认很痛妳也哭,要怎么样妳才不哭?」

「不知道,就是控制不了想哭。」说到这里,她索性更肆意的放任自己哭泣,好倾倒出连日来的郁结心情。

「好了,真的不要紧,妳再哭下去,我心情更难受。」他想抬手为她拭泪,却碍于距离无法达成,还牵动了伤口,眉心紧蹙。

「好好好,我不哭。」钟昕胡乱的擦了擦脸,生怕他再乱动会影响伤势。

等她停止了抽噎,段霆威才噙着温柔的笑意继续开口。

「我很高兴妳能来。」他清醒后听过杜衡叙述她接获消息时的反应,现在又见她风尘仆仆的赶来,他感到相当安慰。

她反握住他的手,破涕为笑。「你伤成这样,我丢了工作也得来啊,这是我当女朋友的本分嘛!」

她跟经纪公司报备过了,事出突然,非马上离开不可,如果不准假,她索性就连薪水也不要了,直接辞职走人,所幸老板还颇有人情味,允许她的请求。

两人间的甜蜜氛围重新回笼,段霆威想起演唱会前打算结束后要和她好好沟通的决定。

「钟昕,我想跟妳谈一谈之前的……」他才起了头,就被她忽然打断。

1 2 3 4 5 6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