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帮你舔吧 【都市】最强未婚夫

“这个时期调职过来,以前很少碰到过呢。”

从塑料袋里拿出已经在超商里微波加热过的便当,将几样较为油腻的菜挑出来,再将其余的吃下,草草结束这一餐,再把剩余的垃圾收拾干净。他看着腕表,放在长茶几上的电话突然响起了。

“哥,嗯,已经习惯了。”

他接起电话,淡淡地响应着话筒那方的兄长,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直到兄长先结束交谈,他才收线。

他生长在单亲家庭,有三个哥哥,他排行最小,其中三哥的生日只和他差五个月。母亲说,那是因为他们“同父异母”,而这么讲过的母亲对四个孩子一视同仁。究竟谁才是母亲亲生的孩子,谁又不是,这件事在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和教导之下变得浅薄且不重要;他们四兄弟从懂事开始,就很有默契地不去谈及彼此之间的血缘关系,就好像那根本不是一件需要去在乎的事。

双龙红肿不堪
这么湿(图文无关)

在他对大哥和三哥说出要离开这件事情之时,他们并没有干涉,也理所当然地不曾问过他原因细节,全是因为对他的信任。

只是,调职又搬家,这两个重要的决定毫无前兆,十分突兀,他也仅给出自己“想换换环境”这样的解释;或许是因为这样,兄长有所挂念,大哥和三哥不约而同地在这两个星期致电关心,他也尽量不要让他们有其它的联想。

黄得让人下面流水的段子

打开冰箱,倒了杯开水喝下;坐到椅子上,他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事可做。思及过两天就要开始上班,他将西装从衣柜里取出,小心且仔细地熨烫,然后挂好。在口袋里发现一张似乎不小心被遗忘夹带的照片时,他怔了一下。

相片里有一男一女,男的是向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自己,女的则浅浅地笑着。

他缓慢地拿起那张相片,眼角不由自主地微微抽了下。

忽然刮起一阵风,或许是太过出神了,手中的相片意外掉落窗缘,因为没有阻隔的纱窗,就那样飞到楼下去。

混沌的天色微暗,他看到那张照片似乎被风吹到对面农田的水沟里。本欲起身下楼去捡,但他忽然停住了动作。

那张照片已经没有意义了,有没有捡回来都无所谓的,他也不再拥有留着的理由。

重新坐回椅子上,直到关灯躺上床就寝前,他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外面,隐约传来昆虫的叫声。

隔天,依然是不用上班的日子;由于他不会作菜,当然也就不开伙,所以一早就把报纸和当日三餐一次买好。林想歌拎着袋子回到住处,用完餐之后,他觉得楼梯间颇为脏乱,于是挽起袖子拿着扫把去打扫,整栋房子空荡荡的,只有扫地的回音。

1 2 3 4 5 6 7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