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的同桌 写一个女孩折磨男孩jj的故事

喃喃的自言自语着的同时,权子墨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首饰盒。

他想了很久,没有打开它,而是把它放回了口袋。

色妞儿说了,这里边的玩意儿,他应该记得,他也不应该忘记。

他还在努力找回这段记忆,他记起了这里装的是什么,也许这更好。

撇撇嘴,右子墨潇洒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懒懒地找到吴阿姨——

“我先去,你帮我对屋里的两个娘说句话。”

吴婶正忙着洗碗,连他看也没看一眼,“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要走,你现在越来越欠揍了。”

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小说
刺激的爱爱好爽小说(图文无关)

难怪少夫人跟白秘书这两天提起他就恨得牙根痒痒。

全是他自个儿作的!怪不得旁人。

拨弄前额上的碎发,右子墨吹了口气,“我呀,现在老色衰了。”不如他漂亮。”

吴婶愣了愣,转身看着他,“什么意思?”

“只是我不再受欢迎了。”

“你不招人待见,跟你年老色衰没关系。都是你自个儿作的。”

“瞧,瞧,我说了吗?”吴阿姨,现在连你都不喜欢我了,我不是老色衰么。

“少胡说。”吴婶一甩手,沾着泡沫的水就往权子墨脸上飞。

按摩能干啥

权子墨连忙后退一步,“不待见我,也不用这样赶我吧!”

“你是谁开车?”吴阿姨讨厌瞪他一眼,“我说对了东,你怎么不从自己身上找理由呢?自己想想为什么你现在不受欢迎。现在,我要开车送人了!如果你想去,就快点去,不要别人帮忙。别站在这里碍事!”

摸着鼻尖儿,对着墨水儿感觉真有意思。

色妞儿说了,让他自己好好想想。现在连吴婶也让他自己好好想想。

他想问,他到底做了什么?被那样对待。

“行,我现在就回家好好反省。一定好好想想自己犯了什么错,又应该认什么错。”

没有真诚的语气,不喜欢自省,更喜欢在戏弄别人,玩弄自己。

吴婶恨铁不成钢的瞪他一眼,“还焰名远播的花花公子?你不是最了解女人的心吗?你不是所谓的女人朋友么,对不对,你这几天怎么这么不明白。这是——”

“行了。”权子墨抬抬手,制止了吴婶的话,他笑的有些无奈,也有几分苦涩,“白秘书心里想要什么,我一定比你更清楚。可是吴婶,她想要的,偏偏是我最不能给的。你,明白吗?”

吴婶一愣,良久才怔怔的点头,“权董,对不起,是我太——”

“没什么。”右子墨又一次打断了吴沈的话,“你也是为了女孩晶晶好,我心里明白。”

1 2 3 4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