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可以让下面很湿的污文 拻灰系列第五部分

「我很好,不用你担心。」

严家信感受得到,她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哀伤。

(是不是又跟男朋友吵架了?)他试探地问。

「那是我的事。」她才不想要跟他说是,特别是两人的争吵是因他而起。

(若是因为我的原故,我很抱歉。)

严家信的话使她克制住心中的怒气,她顿了顿,「不是你的问题。」就算是,她也要说不是。

因为是她欺骗左成威在先,是她不对。

(妳不要哭,我最怕女生哭了。)严家信为她的语气感到心慌,生怕她哭了。

「我没有哭。」

(那就好。)他松了口气。

「只是我很想哭就是了。」

(为什么?)严家信不解地问。

「因为我很伤心。」右乐乐闷闷地说。

(伤心?是不是真的跟男朋友吵架了?)

「嗯,他都不理我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理妳?不会吧!妳是不是想太多了?)他相信她的男朋友应该是很爱她,怎么可能会不理她?

「因为他明明知道我在生气、我在难过,可是他都没有来安慰我。」右乐乐抱怨道。

(可能他有事,也可能他在想要怎么安慰妳。)

「是吗?需要这么多天?」

(有时候太在乎的人,更需要时间去思考。)他试着开导她。

严家信的话让她安心了,同时也让她明白,自己要求左成威太多了。

「你为什么要安慰我?」他可以不理会她的,也可以不再打电话给她,因为她已经拒绝他了,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因为我喜欢妳。)严家信坦白地说。

「可是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那不重要。)他已经想开了,不再那么坚持。

「那什么才重要?」右乐乐不解地问。

(看着妳开心,我就满足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生病了吗?」他的话怎么这么深奥?她不太能理解。

嗯嗯…在用力点
嗯嗯…在用力点(图文无关)

(没有,我身强体壮、百病不侵,哪里会生病!)

「哦。」

(不过我很希望妳能够开心一点,别一直难过。)这是他的真心话。

「我会的。」

(心情好多了吗?)他关心地询问。

「是的。」

(那就好。)严家信为她的好心情而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在意她的心情,也在意她的人。

「我目前心情好很多了。」而且她打算自己先去找左成威,因为她知道,这一次是她不对,她需要的是与他沟通,而不是再和他这么冷战下去。

< 1 2 3 4 5 6 >

为您推荐